80后听音乐90后学音乐0玩?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0-03浏览次数:

  郭德纲相声里有个著名段子,说儿子郭麒麟想当音乐家,要买钢琴。 郭德纲带着他直奔钢琴行,到那儿就买个哨儿回来。

  “这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我给他买个钢琴他准得练,一练就会了,早晚得成音乐家。 成了音乐家,他肯定得下乡慰问。 钢琴出门多麻烦啊,你得雇四个人给你抬吧? 一人500怎么也得2000。 来个哨儿多轻省? 吹着就走了。 ”老郭语重心长。

  90后的郭麒麟就这么没学上音乐,但若等到老郭的二儿子郭汾瑒也想玩音乐,这事就容易多了,直接买个手机完事儿。

  没错,全面承包我们衣食住行的手机,正在成为00后的第一件乐器。 国内首款弹唱APP唱鸭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上线半年以来,唱鸭MAU保持月均超180%的增幅,其中超八成用户为00后。

  唱鸭是什么,硬糖君伪装00后试用了一番。 唱鸭主打具有工具属性的乐器弹唱功能,用户可以通过不同颜色、不同位置的图标提示,在不会任何乐器的情况下实现自弹自唱。 嗯,让硬糖君回想起那些面对跳舞毯和《太鼓达人》手忙脚乱的岁月。

  然而00后似乎都特别不嫌麻烦。 k歌app的高级修音效果不喜欢,哪怕弹唱到跑调也要搞“独立创作”。 唱鸭发布的数据显示,每晚9点到10点是使用高峰时段。 这是00后亲们终于做完作业,来段花式弹唱愉悦下身心呗?

  不过,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流行是个圈啊。 80、90年代火爆校园的自弹自唱,这不又回来了吗。

  虽说流行是轮回,形态却大不同。 就说周董一首《告白气球》,80后聚众在KTV抢麦唱,90后在家用手机自嗨唱,00后则开始自弹自唱。

  硬糖君在唱鸭内随便点开了几首网友弹唱作品,还真颇有惊艳之作,有选秀节目里选手改编歌曲的感觉。 当然,也不乏荒腔走板的。 最常见的就是像硬糖君一样手跟不上趟儿,唱出来的歌都是自带0.5倍慢放效果的,可以算作“树懒唱法”。

  互联网对音乐产业的改造,由于版权大战给人的印象过于深刻,在线音乐播放器就是音乐巨头的代名词,很容易让我们忽略了“唱歌”其实是比“听歌”更赚钱的生意。

  8月腾讯音娱(tme)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在线亿元,主要来自音乐订阅和出售数字音乐专辑。请大家帮我想一个网名我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不爱笑。! 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43.4亿元,主要来自在线卡拉OK和直播服务。

  作为中国在线音乐的绝对龙头,TME不管是营收占比还是营收增速,“唱歌”业务都远胜于“听歌”,这应该很能说明问题了: 即便国内版权意识不断强化,但用户还是更愿意为带有社交属性的全民K歌的虚拟礼物、增值会员付费。

  不管是付费会员还是购买数专,有损压缩还是黑胶大碟,总归听得就是那首歌。 听歌的延展性其实是相当有限的,唱歌却有无限可能。seo的群站概念是谁提出来的?

  像硬糖君这样的老派人物,自然还保留着朋友聚会去KTV唱歌的上古习惯,演唱的劲歌金曲直接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90年代。 不过据硬糖君观察,各大KTV的热门曲目其实都严重“老龄化”。 像《七里香》这种还是2004年发布的老歌,几乎常年在热唱榜。

  相对而言,在唱歌这件事上更时髦的反而是中老年人。 唱吧、全民K歌已经成为中老人家庭KTV的主战场。 给老妈的新作品点赞,也成了很多年轻朋友尽孝心的最佳方式。

  但既然互联网唱歌第一大品牌已被中老年用户占据,00后再去似乎就很难欢唱一堂,难道搞家庭大联欢吗? 一点都不酷哎。

  00后需要自己的唱歌玩法,在这点上,唱鸭确实精准的找到了一个市场空白。 也就无怪乎在产品冷启动的情况下,唱鸭就迅速聚集了一批00后用户。

  一代有一代的K歌之魂。 阿姨想靠“鲜花”和“粉丝”在老姐妹中脱颖而出,这比成为广场舞王者更让人上瘾; 80后在线下唱歌,社交自嗨两不误,一曲男女对唱情牵一线后以直播、短视频为舞台,美颜、修音全打开,力图展现最美状态; 而唱鸭的弹唱玩法、丰富的乐器选择和简单的操作流程,则更符合00后“玩音乐”的诉求和“独特比完美更重要”的态度。

  关于00后的音乐态度乃至生活态度,2017年上映的青春电影《闪光少女》应该是一次比较到位的诠释。

  学扬琴的少女喜欢上了学钢琴的校草,但这注定是一场无果的单恋,因为“学西洋乐的嫌学民乐的土,学民乐的嫌学西洋乐的装逼”。 为了向校草证明自己,女主与二次元小伙伴们组成了一支2.5次元乐队大战西洋乐。 由此开启一段不仅证明自己,也是证明民乐的励志青春音乐旅程。

  爱玩乐器、追求个性、渴望创新、以乐自况、以乐会友,00后不仅听音乐,更要玩音乐。 哪怕在外人看来是“中二”“跑调”的组合,也有其独特的热血与高燃。

  但真要掌握一项乐器,可不是朝夕之功,纵使一腔热血也难三分钟上手。 唱鸭不止是把吉他、扬琴这样的乐器从线下搬到了手机里,也极大降低了弹唱难度,让对乐器有兴趣的用户都可以零门槛参与。 简单的操作即可弹唱出完全属于自己的音乐,告别同质化的“网红”作品,秀出真我风采。

  在乐器的选择上,唱鸭最初只有吉他和钢琴,到现在已经拥有尤克里里、管弦乐、B-BOX、放克电钢等十几种流行乐器或伴奏音。 除此之外,针对时下最流行的古风音乐,唱鸭还提供古筝、扬琴、琵琶等中国传统古典乐器。

  同样值得注意的一个核心产品设计是,在唱鸭中,用户并不是演唱一首完整的歌,而是歌曲片段。

  和传统的唱歌App不同,唱鸭只选取歌曲中的某一片段,用户通过选择乐器+清唱+鼓点+音效,就可以完成一个属于自己的原创曲目。

  这点确实非常符合年轻用户快节奏、碎片化的内容消费习惯。 事实上,就算是硬糖君在KTV里,最常做的事也是切歌。 不会前奏只会高潮,这样的唱歌体验,想必每个人都有。 片段演唱让爽点来的更快、更直接,也进一步降低了创作门槛。

  社交性当然也是唱歌类产品的攻坚重点,唱鸭将“找人唱”功能放在了极突出的位置,志同道合者开房间同唱,无疑能增加产品的社区黏性。

  而从首页展示的热门作品和每日更新的“唱鸭排行榜”不难看出,唱鸭正逐渐从单纯弹唱工具向音乐社区演进。 从“年轻人的第一件乐器”到“年轻人的音乐社区”,应该才是其想走的真正花路。

  当然,从同样是上榜歌曲的《七里香》可以看出,经典确实不褪流行,周董永远是乐坛顶流,不管是对80后、90后还是00后。

  从目前来看,玩乐器、自弹自唱、创新改编音乐,确实是00后的一项“真需求”。 在同样聚集了大量00后的B站,“音乐”区的“演奏”板块就极为活跃,并诞生了像古筝版《千本樱》这样的出圈作品。

  尤其是古风文化的流行,更让中国传统乐器开始成为全新的流行符号。 作为一种00后圈层文化,弹唱是一个容易被忽略、但又黏性极高且具有天然出圈属性的领域。

  唱鸭用弹唱功能切入音乐领域,且目标人群直指00后,这个垂类找得还是比较准的。 起码从目前看,在弹唱APP这个领域,作为开创者的唱鸭尚无对手,也已俘获了一批初期种子用户。 在微博、在抖音,都不乏热情传播唱鸭作品的“自来水”用户,也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反响。

  但如果仅是如此,唱鸭很容易掉进纯工具性产品的陷阱。 即可以通过产品的实用性在冷启动期间迅速以口碑传播积攒种子用户,但很快就要面临用户留存时间问题。 如果无法在产品内形成有效关系链,就像美图这类产品,即便建立了极强的技术壁垒,仍然未能形成自己的社区氛围,用户用完后将作品拿到其他平台传播。

  显然,唱鸭的产品经理也早看到这点,在保持产品界面简洁的前提下,还是做了不少社区化设计。 我们甚至可以合理推测: “弹唱”本就只是个入口,唱鸭就是想做00后社区。

  那么,如何在保留专业工具吸引力的前提下,让用户把内容更自愿留在平台上进行互动,在产品内形成闭环的社交生态,就成为唱鸭最迫切的问题。

  在音乐领域,网易云音乐是最出名的以音乐切入社区的例子。 而其最具代表性的战绩,无疑是段子手出没的“歌评”。 由此可见,内容运营仍是调动社区内用户活跃度以及推动产品“出圈”传播的关键。

  目前看来,唱鸭在内容运营上也是颇下心思的,用“热门话题”带动社区氛围,并且也已经诞生了几首“出圈”作品: 如河南方言版的《我的滑板鞋》,爵士鼓版的《芒种》,腾格尔唱腔版的《巴拉巴拉小魔仙》。 与此同时,“找人唱”的核心功能则强化了产品的社交互动性。

  随着00后的长大成年,剑指00后的社交产品从2018年开始大批量登场: Soul、爱情银行、扩列、一罐……但很快人们就发现,00后需要的似乎不是代际性的社交产品,而是通过圈层找到同类。

  在圈层里,他们完成自我认同和群体狂欢。 唱鸭的低调走红,也是这样一群已不满足于唱吧式自嗨和抖音式翻唱的年轻人充满骄傲感的聚合。 这不仅意味着音乐内容的更多可能性,更是一个有机会从小众聚合发展到大众流行的典型社区机会,就像当年聚合了二次元们的B站。

  刚刚获得腾讯1.25亿美元投资的快看漫画,在本轮融资后打出的最鲜明的旗帜就是“00后内容社区”。 00后用户占比过半的快看漫画,被巨头买下未来。 拥有超8成00后用户的唱鸭,会有机会成为“00后音乐社区”吗? 最大的00后也不过刚成年,但这场争夺年轻市场的战役早已硝烟弥漫。